「深怕孩子忘了她!」任職於新北市板橋國慶郵局的郵差張忠孝,妻子賴錦雲罹患腎上腺癌,在去年兩人的結婚紀念日前2天過世,深愛著妻子的他,趕在百日之前,將愛妻的臉龐刺在右胸口上。刺青師傅說,7個小時的過程中,年逾半百的張父沒喊一聲痛,令人感動。

  民國98年,賴錦雲便因腎腫瘤,多次出入醫院。去年4月,診斷出腎上腺癌後,便開始進行化療,病情卻迅速惡化,4月18日過世於病榻上,張忠孝說,再過2天就是兩人結婚29周年的紀念日,「沒想到選在此時離開我們身邊」。

兒女憶母 手刺百合  
  出殯當天,張忠孝便與3個孩子,將妻子生前最愛的「香水百合」放滿靈堂,不放經文等佛教音樂,改放妻子最愛聽的翁立友〈最美的伴〉,而孩子們為了記錄母親的生活點滴,蒐集照片、裝訂成冊、燒錄光碟等,以不同的方式將母親的影子留在大家心中。

  去年7月,張忠孝選在妻子的百日前,將妻子的臉龐刺在右胸口上,孩子們則將香水百合刺在手上。他說,刺青的過程中,想起許多回憶,快結束前便輕聲低語「媽媽,大家要帶妳回家了」,眼淚頓時奪眶而出,長達7個小時的作業時間,竟感覺不到一絲痛。

  事隔1年後,張忠孝看著胸口的刺青,憶起當時,仍默默掉淚,已考上華語領隊執照的他說,等到退休後,要去各地旅行,帶著這片刺青也等於「帶著妻子出去玩」。

退休後「帶她旅行」
  而替張忠孝刺青的「阿忠師」施明忠說,刺人臉的神韻難抓,雖事前提供照片,仍需要時間來加深印象、臨摹素描,若以疼痛度來說,人體的要害處如胸口、肋骨、乳頭等處,敏感性較高,打蚊子若是1分,刺胸已達80分程度,但張父卻沒喊痛,令人佩服。



資料來源:http://www.chinatimes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