演藝圈的大姊大方芳,看似強勢的她,但卻並非是強勢的婆婆,方芳分享如何解開婆媳問題。
舞台劇「當岳母刺字時‧媳婦是不贊成的」:「刺在兒身痛在娘心,啊,還沒開始呢,我看著就疼嘛,那妳不要看嘛,可是又很好奇呀。」
另類詮釋岳飛母親刺字,過年後,方芳為腰痛所苦。藝人方芳:「一個噴嚏把腰給扭傷了,你都想像不到它有多痛,結果到了醫院,到急診室打了止痛,那一針止痛針真痛,可是還好,它(肩膀)痛完了以後,它(腰)就不痛了,哈哈,腰就不痛了。」
舞台劇「當岳母刺字時‧媳婦是不贊成的」:「當今聖上被金兵困於牛頭山,請元帥盡速下令,派遣敢死隊前往救駕,可是我軍並無此編制呀,元帥可召集營中將士家中婆媳不和者,組織敢死隊前往救駕,嗯,說的有理,聽令,有誰願意參加敢死隊前往救駕,選我,拜託我先來,選我啊,何以這麼多人要加入敢死隊呢,婆媳不和,不如去死。」
「婆媳問題」是整齣舞台劇主軸,方芳自備解囊妙計。方芳:「婆媳之間,首先要打開胸懷,我跟我的兒媳婦都好得很。」記者:「有婆媳問題嗎?」方芳:「完全沒有問題。」記者:「有什麼撇步可以教大家?」方芳:「撇步很簡單呀,你就是把你的媳婦當女兒嘛,我在台灣跟我的姪子住,跟我的姪媳婦也很好呀。」
藝人曹啟泰(2013.1.23):「方姐其實自己就是一本故事書。」
演藝圈前輩們餐敘,大夥忙著拍照寒暄,方芳攙扶著資深「滅絕師太」張冰玉,對倫理,身體力行,在她的人生裡,方芳當「女兒」這階段,有個殘酷的秘密,到16歲才知道,叫了多年的金阿姨,竟是親生母親,沒給過溫暖。
方芳(2005年真情指數):「我幫父親(養父)舖床的時候,在他的枕頭下看到一封信,這封信是我父親一個好朋友(方芳生母)寫的,上面寫說要跟他要20萬,如果我父親不把這20萬給她(方芳生母),她就要告訴我,我是她親生的,如果我不認的話,她就要到電影公司門口要對我怎麼樣。」
不願讓愛她的養父母被生母為難,方芳選擇早婚,暫告舞台,母親這角色,是這樣熬過來的。方芳:「半夜2點鐘收工,我要回去,那孩子在媽媽那裡我要去接,到了火車站下車以後,去媽媽家走路,因為那時交通不方便,我要走40分鐘,而且這段40分鐘的路,中間會經過一個池塘,池塘的邊上放的是一個一個的骨灰罈子,我有一天早上,大概4點多那天很冷,我要經過那個地方,突然間我害怕了,我不敢過去,我不知道為什麼,我就是突然間非常害怕,我不敢過去,我就站在一個電線杆的路燈下面,4點多冬天,就一直在那裡站到天亮,開始有人動的時候,我才敢走回家,我在那燈底下站了2個小時,我靠著那根柱子就是不敢動,那你說這個苦不苦,這就是辛苦呀,可是跟誰講,我們這種苦 人家不知道呀。」
李為「疼妳疼到妳錯」:「就是這樣疼妳疼到妳錯,也不願意讓妳知道了難過。」
她的2個兒子很孝順,大兒子李為曾經以歌手身分,短暫出現在演藝圈。方芳:「我們要學會放下,要學會分享,現在我的大兒子、我的親家母,我們就住在一起呀,因為我的親家公過世了,我說,妳把女兒養得這麼好、這麼大,嫁到我們家裡來,我謝謝妳,妳現在何必一個人住呢,我兒子也是很孝順的就說,岳母搬來一起住吧。」
記者:「假如妳兒子跟媳婦有爭執時?」方芳:「那當然幫著媳婦呀。」記者:「一定要這樣嗎?」方芳:「當然要這樣。」記者:「為什麼?」方芳:「因為她是女人呀,你男子漢大丈夫,當然要讓讓女人呀,你當初要娶她是為什麼,你是不是因為愛她所以要娶她,那你娶了她以後,你覺得生活上有些什麼瑕疵,你生活沒有瑕疵嗎,人家難道可以不嫌你嗎,二話不要說、廢話少說,先安撫媳婦怎麼回事,回過頭來再講兒子,跟人家道歉。」
舞台劇「當岳母刺字時‧媳婦是不贊成的」:「不計繁華舊,你要是真的疼,就喊出來。」
方芳:「我這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我離婚,兩個人有問題有什麼,我們可以選擇一些解決方式,問題是,這份遺憾就是,我們認為好像沒有事,其實孩子受傷了,我們不自覺嘛,年輕嘛,那一剎那間是自私的嘛,只想到自己,總認為孩子已經20歲了,你們都是成年人了,應該沒問題,可是事實上,有沒有受傷,一定有。」
嫁給初戀男友,夫妻最愛下午茶時光。方芳:「走過的那段路程當中,他既是我的老師又是我的丈夫,又是我的大哥,比如說,他告訴我人生就像一個圓,不可能樣樣都圓滿,他說,就如同我們的太極,太極是個圓,但它中間那條線它是個彎的,就表示說,當你人生這邊獲得多的時候,你這邊相對會比較少,你這邊多時,相對那邊比較少,你上面多、下面少,下面多、上面少,就是人不可能樣樣都十全十美,當然,我對這句話受益匪淺。」
離婚變單身,前夫依舊是家人,為戲留著難得的長髮,邁向耳順之年。方芳:「祝福大家健康、生活平安、家庭圓滿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