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國立大學盧姓教受某私立大學陳姓女研究生請託,同意以五千元代價幫陳女修改論文;盧事後以論文花了他三天為由,要陳女再包一、兩萬元紅包酬謝。陳女寫信給校方說盧教授恐嚇,盧被調查後也控告陳女妨害名譽,但台北地檢署認為陳女的檢舉函是寄到學校,沒有散布意圖,昨天處分不起訴。
據查,陳女原本論文寫得不好,盧教授幾乎是以大修改的方式重寫,因此才索討紅包;盧在陳女拒付紅包後,對陳女說,妳論文寫得那麼差,如果不是我幫妳,那個論文能看嗎!盧認為陳女能交出論文,他是幕後大功臣,要紅包合情合理,是陳女不懂人情世故,陳女也反嗆「怎麼有這樣的老師」,雙方在臉書大打筆戰。
法界人士指出,教授兼差幫學生寫論文賺外快,雖然沒有觸犯刑法,但其行為已違反學術道德,校方應該嚴加約束;此風不可長。
據了解,這名攻讀碩士的陳姓女研究生,二○一一年間認為論文指導教授多次刁難她的論文內容,輾轉透過臉書找上一所國立大學盧姓教授協助,陳女希望盧教授幫忙修改論文,並表明願付五千元報酬;盧後來同意。
詎料,盧姓教授收到五千元報酬後,透過臉書向陳女表示,「寫這個論文花了我三天時間,再包個紅包給個一、二萬意思一下」;陳女認為盧教授得寸進尺,且有恐嚇之嫌,拒絕再支付一毛錢。雙方你來我往,在臉書上交惡。
陳女認為盧姓教授敲竹槓,寫信到盧任教的大學「舉發」,陳女在信中直指盧「專職索錢恐嚇」,希望校方妥善處理;盧也因為這封檢舉信,遭校方約談調查。盧認為名譽受損,提告反擊。
據了解,陳女現年四十四歲,應是在職專班學生。